门头沟京西古道文化再现 居民告别采石业

作者:北京日报 浏览(343) 评论(2)


门头沟京西古道文化再现 居民告别采石业


  早春,正是山色返青,山桃盛开的季节。门头沟水峪嘴村村民胡凤祥站在村口,身后的山绿意连绵,青石古道上是三三两两的游客;而抬眼望去,对面的山却仿佛被生生剖开,乱石嶙峋。

  “这两道截然不同的风景,仿佛是我人生的分界线。”老胡说,“过去,我就是那山上的采石工,十几年,山被挖得支离破碎。现在,我是京西古道景区的管理员。都是靠山吃山,这绿色饭碗端得持久!”

  别了采石业,挖掘古道文化。水峪嘴村200多户人家从海拔数百米的山涧沟壑迁下山,老村融入京西古道文化,为游客重现到明清时期,古道上马蹄声声,茶棚、酒肆吆喝声起伏的场景。

  村民迁出景区

  水峪嘴,是门头沟妙峰山脚下一座古老的小山村。历史上,这里是往来京畿的交通要道,护卫京城的军道、晋商行走的商道、妙峰山的香道,在水峪嘴村全都留有遗迹。喜欢寻古访胜的游客早就知道这里有古道第一隘口牛角岭关城、有数百年踏行踩出的深深蹄窝,由此,水峪嘴有“京西古道第一村”之称。

  不过,前些年,村民可没把这些资源当回事,山上采不完的石灰石是“来钱更快”的资源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村里大办采石场,形成了开采、加工、运输的产业链,全部村民都在这条链上就业。

  胡凤祥回忆当年:“牛角岭关城是京西最古老的‘西山大道’上的重要关口。当年,采石场的车常打关口下过,从来没觉得这里头有故事。偶尔有游客来寻,也只是拍几张照就走。”那时候,采石业带来的污染极大,整个村子罩着一层灰色的粉尘,游客很少。

  2006年,为保护生态环境,水峪嘴村关闭采石场,寻找致富新渠道的村民这才注意到古道。原来,古道、蹄窝、关城,这些是比石灰石更具挖掘潜力的资源。

  “原先,村民分散居住在山腰、沟涧里,不仅居住条件恶劣,而且放牧、种植、交通,都对古道保护有影响。”水峪嘴村党支部书记胡凤才说,“发展旅游,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,不能再有人为破坏。”

  从2010年开始,村民陆续搬出古道第一隘口,在生活便利的永定河河谷地带,盖起了灰色二层小楼,安下了家。村里规划了京西古道风景保护区,整理分散的历史遗留,修建了古道博物馆。

  再现古道文化

  记者在水峪嘴村采访时,恰遇一队骑行爱好者在古道博物馆歇脚。博物馆建在半山腰,过了关城隘口,再攀过一段又高又陡的山路。骑行到这里,脚力好的人也气喘吁吁。

  “我们经常在这里骑行,穿过关城,一直到王平。”一位骑行者告诉记者,“以前就是穿村而过,现在有了博物馆,我们才发现,原来这条路上还有这么多文化遗存、有这么多故事。看完这些,骑在路上,更有‘古道西风瘦马’的感觉了。”

  古道在水峪嘴村域内有1500米,从牛角岭关城城洞下穿过,可以看到经过上千年骡马驮队踩踏形成的如碗口大小的蹄窝。距关城不远,是清乾隆年间所立“永远免夫亭”。

  “大多数游客来了以后,爬个山、逛个景点、拍拍照,就打道回府了。”村支书胡凤才说。其实,京西古道文化底蕴深厚,只有把这些宝贵遗产挖掘出来,才能把游客留下,细细品味。

  前两年,水峪嘴村建起古道博物馆,收集周边物质和文化遗产,再现古道历史沿革和民俗风情。现在,村里又建起了可容400名观众的古道剧场,村民们自己当演员,正在排演原创舞台剧,不久,这个剧就将与游客见面。

  古道两旁,正在依据历史资料,修复茶棚、酒肆、铁匠铺等遗迹。将来,游人穿过城洞,就有如“穿越”到了热闹非凡的商路上。

  老宅办起乡村驿站

  春暖花开,游客渐多。村民付永强打开“乡村驿站”的大门,有几位游客跟他预订了周末的住宿。

  这家驿站,付永强再熟悉不过,这里就是他住了几十年的老宅。吱吱呀呀的木门、门上的铜环、青石板路,以及坡上一处小木亭,这些都同他搬走前别无二致。“据说祖辈是山西来的商客,对建筑很讲究,门楣、梁枋、窗楹,都是精雕细刻。”老付说。

  现在,老屋外观变化不大,但推开房门,完全是现代化宾馆的布置,空调、卫浴一应俱全,木椅、用具雅致不俗,与古色古香的建筑相得益彰。

  这些老房子大多沿古道而建,游客住在这里,更能原汁原味体味古道文化。胡凤才介绍,村集体从农民手里租下老宅,精心改造成乡村驿站。去年,选了三处荒废的院子当试点,“五一”假期,三个小院的三天营业额就有五万元。

  “我们搬下山,老宅就荒了,村里统一包装,每年给我们一万块钱的房租。” 付永强高兴地说,“你看,这老屋也成景区一道风景了。”下一步,水峪嘴村已经计划好把古道附近30余处老房子全都改造成各具特色的精品民宿,打造古道客舍小镇,留下更多游客。


没有登录不能评论
头像 hhhhhhh
aaaa
2017-05-23 14:31:04
头像 尾善
ddd
2017-05-17 14:14:58